灰度情报

红杉和Accel要求被投公司:审视自己的抗AI风险能力

StartupBoy
投资实习所
May 29, 2023

每一波技术或者社会浪潮都伴随着机会与挑战,3 年前的疫情造就了像 Zoom 这样高速成长的企业,也让一大波 VC 将目光和资金投向了 Remote 这个主题。

但随着疫情的结束,市场似乎已经忘记了 Zoom 这个曾经的资本宠儿,尽管其收入等各种数据增长了数倍,但其股价已经快回到当初上市时的价格了。

图片

而 AI 这波浪潮的兴起,不仅让英伟达踏上了高速列车,也让 AI 吸引了当下大量 VC 的目光和资金。已经退休的 Benchmark Capital 著名合伙人 Bill Gurley 最近接受了《财富》的一个采访,其中一段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刻:

VC, if you want to be at the top, requires insane, remarkable hustle. You have to live in fear that the next Google is going to get funded by a firm that’s not yours. Either you’re in there rowing as hard as you can, bc we’re all a team, or you’re not.

如果你想成为顶尖的风险投资家,就需要疯狂、卓越的努力。你必须生活在害怕下一个 Google 会被不是你所在投资公司投资的恐惧中。你要么全力以赴地划船,因为我们都是一个团队,要么就不要加入。

他说如果还继续做 VC 投资,那么他的关注点会在 AI 的垂直领域

如果我仍然作为一名活跃的风险投资人,我会关注人工智能的许多垂直应用(the vertical applications of AI),我会关注编码方面的东西(the coding stuff),这太疯狂了……如果你不使用它,我想作为程序员,你会见证自己被淘汰的那一天 ,因为人们会变得更有效率。问题是:还有哪些其他应用程序可以提高或提升这种生产力,我认为人们正在努力弄清楚这一点。

这让我更理解了上一篇文章《Github前CTO再次创业,唯一竞争对手是OpenAI》里 GitHub 前 CTO 做的 Poolside 所做的事情,为开发者工具提供开发者工具(能力),也就是里面提到的 Poolside 扮演一个子系统(subsystem)的角色,说实话我还是挺佩服这些创始人对需求的洞察能力的。

而 AI 对创投行业的影响还在继续,在 Chegg 因为 OpenAI 发布 ChatGPT 而导致股价暴跌 50%后,上周 Bloomberg 报道称,Accel 和 Sequoia India 已经要求其所有被投企业审视自己业务的抗 AI 风险能力。它们对这些被投公司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:你的业务对人工智能有多脆弱?

在 Accel 内部,已经有一个团队在关注这个事情,不只是 Accel 的海外投资机构,Accel 在硅谷的总部也在进行类似的评估,在投资新的原生 AI 企业的同时,也会逐步淘汰那些可能因为新的 AI 技术而变得过时的公司,仅仅在南亚和东南亚,Accel 投资的公司就有 400 多家。

同样,红杉在印度和东南亚也投资了 400 多家初创企业,红杉资本 Surge 的新加坡合伙人 Anandamoy Roychowdhary 说,红杉资本在非常认真的对待人工智能风险,他们已经检查了在该地区投资的每一个早期项目。

AI 浪潮将触及每一个人,在我们投资公司的董事会上,讨论的是如何将 AI 作为一项战略武器。

同时,在红杉印度最新的投资中,超过 75%的项目都与人工智能相关,感觉红杉印度已经成为一个 AI 主题基金了。

Anandamoy Roychowdhary 说,这些被投公司几乎都在引入 AI 能力,比方说其投资的法律和视频营销企业,都在引入相应的 AI,而那些与软件开发相关的数十家公司正在整合 AI 和人类共同完成代码编程,其中一些公司的代码已经实现了 50%以上代码由 AI 自动编写完成。